應懷樵:中國人的AI理念“軟件制造一切”——諾獎級的概念創新 《搜狐》2018.7.10

2019-08-15 14:49:56 閱讀次數:258

資源下載:


摘要:應懷樵說現在的目标就是要再創新高,将“軟件制造一切”這一理念進行深入研究和實踐,争取在其中獲得新的突破,“拿諾貝爾獎還是我的目标”。

關鍵詞:應懷樵,AI理念,軟件制造一切


鄧小平曾說,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産力,是推動社會前進的重要源泉。習近平總書記也指出:科技是國之利器,國家賴之以強,企業賴之以赢,人民生活賴之以好。著名科學家應懷樵作為我國虛拟儀器的創始人和奠基者,創造性的提出“軟件制造一切”理念,不僅契合了智能型社會的發展需求,而且為第四次工業革命貢獻中國核心智慧,對未來世界發展做出了精準的預測和展望。

應懷樵3.png

1941年7月,應懷樵出生于浙江紹興,從小他對就自己的學習有着嚴格的要求,經過不懈努力在1959年考入浙江大學,就讀于工程物理系理論物理專業;不久之後,應國家發展需要,被調整到數學力學系應用力學專業;1964年畢業後,他被分配到中國鐵道科學院,緻力于高速列車風洞課題研究,并到清華大學工程力學系流體力學專業學習;1965年他參與了我國西部羅布泊核試驗基地原子彈和氫彈的核爆炸防護工程研究,學習原子彈爆炸測試技術,接觸了振動噪聲和頻譜分析;這之後,他又學習了數字計算機和信号處理分析,專業涉及振動和頻譜分析;1973年,他開始自行嘗試用數字計算機的軟件數字積分取代傳統硬件模拟積分的方法解決實際問題,并于1979年獲得成功。

1983年,由于無法使用磁帶記錄儀與信号分析儀的原因,應懷樵拿出全部家當(300元) 聯系了一批志同道合的研究員開創了東方振動和噪聲技術研究所(簡稱“東方所”),從此便一心撲在科技領域,并開始積極思考中國虛拟儀器的産業化之路。35載不懈耕耘,期間曆經“三次中風、四次心梗”的生命挑戰,卻憑借着頑強的意志依然堅持站在第一線,在應懷樵的帶動和鼓舞下,他和他的團隊數次攻克國際技術難題并填補了多項國内空白,共取得131項創新技術,其中20餘項達到國際領先水平,10項為突破世界性難題的原創新技術,使得我國虛拟儀器研發從一般低精度檔次儀器躍入高端高精度測量儀器世界領先水平。

幾十年來,東方所自主創新成果被廣泛應用于國防軍工、航天航空等多個部門,參與完成了火箭、神舟飛船、大橋、高鐵、地鐵及大型建築和設備等上百項國家重大工程項目的測試,為促進技術變革和推動新興産業形成,具有極其重大的經濟和社會價值。此外,該産品已累計銷往2000多家用戶,經濟效益超過2億元,打破了此類儀器長期依賴進口的局面,為國家節省了數億美元外彙。

回望來路,應懷樵教授的科研探索之路是緊跟時代發展的,應懷樵始終瞄準國際學術前沿,以領先國際的前瞻眼光與創新成果,為國家科學界貢獻自己的力量,在1979年11月在中國杭州全國核試驗防護工程學術會(機密級)上就創新性地提出“軟件制造儀器”的虛拟儀器核心原創概念,比美國提出相似概念早了七年;1983年東方所成立時,他就提出“把實驗室拎着走”和“卡泰儀器”的概念,如今已經成為現實;2009年他在桂林全國第三次虛拟儀器大會上提出基于互聯網+雲計算+VI技術+嵌入式軟硬件的“雲智慧儀器”和“互聯網+測試”的雲智慧測試時代的概念,也已成為現實;2012年他在北京第十五屆國際科博會上提出“雲智慧科技時代的第三次工業革命正在走來”——從“軟件制造儀器”到“軟件制造一切”的新概念并成為當時科技領域最新潮流與熱點。“從2017年起中美兩國又站在人工智能和軟件制造一切的新時代起跑線上,”他提出第四次工業革命是一次智能革命,智能社會即将來臨,而“AI”和“軟件制造”已成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兩個核心發動機。

作為科學家,應懷樵瞄準國際前沿的戰略思考從未停止,他指出,中國人自主原創概念“用軟件制造一切”,定義一切,管理一切,與美國人提出的AI理念和思想“異曲同工、殊途同歸”。這是中華民族原始創新的重要理論概念,是中華民族對人類文明進程中最傑出的貢獻之一,也是新中國本土的科學家提出的最重要的理論突破之一,将會深遠的影響科技界。而對于該成果的深刻意義,香港《文彙報》曾指出:“軟件制造儀器”将有助于節約地球資源,節省能源,材料消耗也可大幅削減,這項發明雖然隻有35歲,已經使人類受益匪淺。該報指出,軟件制造一切,定義一切,重構未來的雲智慧科技時代将使21世紀進入新工業革命的雲智慧科技時代,它像2009年諾獎得主高锟教授的“光纖通信”引發通信革命,像2014年諾獎得主“赤崎勇”“中村修二”的藍光LED引發照明革命一樣。軟件制造儀器、讓軟件制造一切、定義一切,必将重構全世界的未來,給人類帶來極大的福祉。軟件制造儀器發展将有多遠還不得而知,但它年輕有為、前途無量,其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是無法估量的。

關于“軟件制造一切”,應懷樵教授認為就像400年前英國哲學家培根提出的“知識就是力量”一樣,這裡“軟件制造一切”等價于“軟件趨向于無窮大(軟件→∞),但是并不等于無窮大(軟件≠∞)”。數字革命帶來了深刻變化,比如信息與物質載體之間的關系。軟件将來會越來越厲害,我們來看看照片,書本,地圖,電影,電視,電話,電報,傳真,唱片等等,所有的信息都數字化了,變成了數碼,即轉化成數列和數組,經過各種算法處理,又失去了原有的物質性,轉變成了一種軟件,現在我們手上拿的很多東西都是軟件。其實簡單地說“軟件制造儀器”到“軟件制造一切”的基石是“軟件制造”,這是中華民族的原始創新的理論。“軟件制造”的特點是利于人類智慧的“加法”,衆人拾柴火焰高。将來軟件制造将取代大量硬件制造,比如大量的無人駕駛飛機,無人駕駛汽車,火車,無人操作各種設備和各種機器人,凡是信息量高度密集,需要更多智慧核心控制的關鍵場合,都可以用軟件和微電子芯片制造,簡稱“軟件制造”。人們的生産,生活,機器制造,社會活動都将進入雲智慧時代。

“AI”和“軟件制造一切”是這個時代最著名、最重要的科學發現,它們不僅是21世紀最重要的科學發展,而是整個生命創始以來最重要的發展。應懷樵教授充滿自豪地表示:“随着AI成為全球科技、商業、投資領域,乃至國家戰略博弈層面的熱門課題,令人關注的是在未來世界秩序和座次的争奪中,背負了100多年‘跟随者’、‘模仿者’、‘缺席者’形象的中國人,從一開始就走在了前面。我們國家從一開始就走在了AI研發的前列。”對于“軟件制造一切”核心成果的原創性貢獻,《中國科學報》曾報道指出:“烈火中永生的哥白尼打破神學的詛咒;超越時光的愛因斯坦讓宇宙不再遙遠;蘋果樹下的牛頓使我們明白人不會掉到太空;虛實轉換的應懷樵拖着孱弱的身軀誓讓軟件制造一切”。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強調,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強調培養造就一大批具有國際水平的戰略科技人才、科技領軍人才、青年科技人才和高水平創新團隊。按照我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第一步到2020年,AI總體技術與世界先進水平同步,第二步到2025年,AI基礎理論重大突破,部分技術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第三步到2030年人工智能理論、技術與應用達到世界領先水平,成為世界主要AI的創新中心,為跻身創新型國家前列和經濟強國奠定基礎。

盡管應懷樵早已在科學領域大有成就,但是他依然沒有停下腳步。應懷樵說現在的目标就是要再創新高,将“軟件制造一切”這一理念進行深入研究和實踐,争取在其中獲得新的突破,“拿諾貝爾獎還是我的目标”。